台湾的血浴Taiwan’sBloodBath(上)_动态杂志_乐百家官网首页_申博包输网
当前位置:主页 > 动态杂志 >台湾的血浴Taiwan’sBloodBath(上) >

台湾的血浴Taiwan’sBloodBath(上)

2020-06-24 10:34| 发布者: 动态杂志| 查看: 604| 评论: 791

原文:”AnExecutiveAccountofTaiwan’sBloodBathAsDetailedbyEyewitnesses”,TheChinaWeeklyReview,Volume105,Number5,PP115-117.  March29,1947.

台湾的血浴Taiwan’sBloodBath(上)

行政长官陈仪将军结合欺骗与恐怖的政权,在国民党的历史里可能无法相比,但他已完全压制了台湾人的反叛。只一年半毫不遮掩恶行恶状的统治,台湾人被压榨的程度远比被日本人管时还糟,在二月二十八日掀起了对中国政府的反抗。从那时起,暴乱与一般平民的骚动横扫一度曾是亚洲最富裕的岛屿,到目前为止,骚动还在继续进行,尤其在难以到达的山区。

由于通讯不良与全省的新闻管制,外界还不知道极端与难以置信的压制正加诸于一般而言和平且没有武装的平民身上。我与另一位美国记者想办法搭一个月来第一班飞机进入台湾,来到这座岛屿,那里中国宪兵屠杀的台湾青年,正让潮水每日沖洗着他们被肢解的尸体。

杀死5,000人

虽然无法确定到底多少台湾人被陈仪政府杀害,保守估计有5,000人,加上数千人被捕,并不时传出他们被处决的消息。

示威始于首府台北,起因于之前两个礼拜警察极端严厉地搜索所有的商店与摊贩,此乃为了强制执行新的经济规範,私人交易已近乎不可能。儘管自胜利日[1]后大部分有营利的企业都已由政府接收,陈仪在二月十四日颁布最新规定,波及小商店与摊贩,事实上这些法令也违反了中央的法律。二月二十七日,公卖局专警抢夺一位四十岁妇人卖菸的托盘,妇人反抗时被另一警察以枪托重击死亡[2]。谚云最后一根稻草,街上的群众开始威胁警察。一名警察在逃跑时停下向群众开枪,打死一人。

群众于是放火烧毁警察丢下的公卖局卡车。第二天早上整个城市已经沸腾,主要是一群失业者以耳语散播,他们大部分是被日本人送去南洋当军伕的失业台湾人。两个大游行队伍形成,均无武器,一个游行向公卖局总部,但官员拒见。此时民众的要求不过是赔偿两位死者的家属与惩处两位警察。

另一批群众则前往菸草公卖大楼[3],到达时正好目睹公卖局正在销毁由童贩没收来的卖菸托盘。群众一涌而上,打死两名警察,捣毁建筑,将所有能找到的公卖物品丢出来焚毁。之后这群群众前往长官公署陈仪的办公室陈情,就在群众离公署150码处,列在公署建筑前的部队朝群众开火,杀死四名台湾人,数人受伤。

台湾的血浴Taiwan’sBloodBath(上)

就是这一刻台湾人变得丑陋,暴民在街上游蕩,抓到外省人就打。许多中国人的房舍被捣毁,里面的物品被堆到街上烧毁,但没有建筑或不动产被台湾人破坏或烧毁,他们对观看的人解释,这些是被中国大陆的人夺走,但仍然属于我们的。

使用达姆弹

到了三月一日,暴乱已蔓延到岛上大部分的城市,许多已由台湾人接管。通讯毁坏,大部分普通(台湾人)警察离开岗位。政府为了反制街上的暴民,组成军警快速巡逻队,以架设机关枪的卡车在市区疾驶,向群众扫射。检验枪伤与散落的弹壳显示,军队使用了达姆弹,以造成恐怖的伤口,往往致命。

三月一日下午,二十几名因通讯中断而困在台北的学生来到火车站,寻求转搭。他们被警察在火车站内逮捕,部份人稍后被杀害。此时一群聚集在外面的群众被一巡逻队以机枪扫射,造成25人死亡,约150人受伤。

在火车站的屠杀之后,由南部调派军队已来不及赶到,陈仪于是对群众广播,这是民众三天来不断尝试要求与他或其他官员见面不成后的首次接触。广播中陈仪告诉民众他会接受他们的要求,做出赔偿与处罚,要求民众安静下来,说事件已经处理好了。但当天与隔天台北的暴乱仍然持续,其他都市则大部分由台湾人控制,大陆官员与部队则躲在加强戒备的警局或公署里。

新带头者要求改革

三月三日暴民的性质明显改变,带头的「角头」消失,有名望的台湾人开始站出来,带领民众督促政治与经济改革。三月四日一个由公民组成的委员会成立,代表人民向陈仪表达诉求。从这天起到三月十日止,人民主动恢复秩序,都市的正常机能全部恢复,至少在台北如此。这段期间数个处理赔偿申诉的小委员会合併成「二二八事件处理委员会」。

在事件处理委员会的要求事项当中,有一项是台湾做为中国一省正常化,组织正常的省政府,而非现行军政形式的行政长官,以此保证台湾人民能与中国其他地区的人民一样,同享即将生效的宪法保障(十二月二十五日,1947),而非稍早陈仪宣布的延迟两年。此外,废除让人民更穷的公卖制度。

碍于几乎全台都控制在台湾人手上的事实,陈仪答应处理委员会的所有要求,并要求组成一个执行小组负责与他谈判。在谈判进行的过程中,休兵安排到三月十日。到了三月十日,从大陆派来的军队已全部到达,执行小组立刻遭到逮捕,有些成员已被枪毙,恐怖统治开始。

行政长官陈仪在三月一日[4]要求派兵支援,同一天他答应民众要求并向他们保证意外已经过去。在军队到达之前,起义的本质已转成政治性。宣读的32条要求,如果完全实践,那将是一个近乎独立的岛屿。它要求撤出所有大陆的军队,以台湾人取代;所有官员普选,涵盖从执法与县市议员上至省级官员与省长。陈仪并未回应这些要求,而三月八日起军队已陆续到达。宪兵队由福州到达,军队则是原本集结在上海,準备运往日本执行占领任务的部队,分别由中国商船与政府的登陆舰运至。

台北惨遭浴血

下午由基隆登陆,基隆是离台北约25英里的港口,军队迅速控制了该城。当晚10:30部队抵达台北,开始满城扫射。从三月八日这天晚上开始到三月十三日,这座城市经历血洗,彷彿军阀的时代,军队见人就射杀。军车在街上疾驶,载满配备机关枪与自动步枪的士兵,对任何在街上的人开枪,也扫射房屋与店面。

这段时间一些最无法想像的暴行由政府军队犯下。透过访问约十个这段时间在台北或其他城市的外籍人士,我得以收集许多事件中的目击故事,无数被这些外籍人士亲眼看到的暴行。政府官方当然否认这些故事,而台湾人则害怕和外国记者交谈,因为之前许多对外籍人士友善的台湾人已经失蹤,而其他喜欢常与外国人见面聊天的人则受到军方警告,不得告诉外国人任何他们见到的事情。许多外籍人士同样受到威胁,为了安全不是已经离开就是正在準备离开。

继续阅读:台湾的血浴Taiwan’sBloodBath(下)

 

[1]原文使用V-JDay,VictoryoverJapanDay,战后初期新闻喜欢的用法,指1945年八月十四日,日本宣布无条件投降。

[2]妇人林江迈并未被打死。

[3]专卖局的台北本町分局

[4]据国史馆资料应是三月二日电请蒋介石派兵。

图文热点

天文IT科技|农村电视|国际图赏|网站地图 天易2注册开户_必赢贵宾会网址大全 金满堂官网_巴黎人官方网站首页 众盈娱乐登录_sunbet亚洲网址 极彩平台App_bet9十年信誉亚洲首选 新宝5登录霸_必赢贵宾会网址大全 必威亚洲体育_新时代赌场345188 天易2注册开户_必赢贵宾会网址大全 必威亚洲体育_bbingamezone官网 永和大厅牛牛规律_2018最新送300彩金平台 亿彩堂下载地址_下载千赢PT客户端